回不去的不是大小城市,而是一刻安静的心

最近开始有种感觉,好像突然间抹去残留的柔情,突然间长大,突然间就要成为一家之主,然后坐上儿时无比向往的成人桌,开始与各种光怪陆离的短兵相接了。 

当在那张庄严的圆桌旁,真正留有自己的一席之地的时候,心中却不由得有点虚了起来,杯中的酒水也不再那么浓厚甘甜。酒,确实是需要发挥的东西。 
——2017年4月24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