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再难,都会过去

浑噩的一天,身体出现极其严重的问题,全身酸痛,处于完全虚脱的边缘。人真的很脆弱,脆弱到父亲的一通电话都足以让自己双眼湿润。一句“你现在不回来,8月份生日的时候总得回来吧……”,还记得,家里每年除开过年最热闹的日子就是自己生日的时候了,平时父母生日或者节日什么的都很少请亲朋来家里聚餐,只有每年自己生日的时候,从小父母会拿电话或者手机给我,然我给我的表哥表姐和长辈们一个个打电话请大家来家里庆祝。一直没有间断,直到父母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宁可自己一个人,或者找一个特要好的朋友默默的带着百般滋味度过。
08年去上海的时候领悟到了一个人累了的时候会想家,现在真的有产生共鸣了。想回家,但是我不能就这样回去。不说身上肩负着多少责任,只是不甘心就这么回去。不甘心就这么回到那个需要自己去改变的环境。
表姐昨天发微博说“谁说九零后都是自私、无作为的一代,我就有那么一个很爱自己的父母,很为家庭考虑,也很有事业心的表弟,虽然他没有骄傲的资历和能拿出来拼的爹妈。真为这个可爱的九零后小家伙欣慰,希望他创业成功。加油!有梦的孩纸们。”来新乡三年了,好朋友遇到了很多,只是能掏出全部的却没有。如果有人告诉你能让你把自己全部的脆弱都展现出来的人就是你一生注定的那个人,我想说,其实说这句话的人是没有怎么思考和经历过的。一个人其实是人无法去接受另一个赤裸裸的人的。
我知道最后的最后也许不是每一份付出都能得到回报,也不是立马都能得到一个理解自己的人。以前我说“你若还太年轻,我便只能等待。”现在我却只能无奈的说“你若还太年轻,我便只能先离开。”
晚上从外面回来在朋友圈看到了石牌坊尚好茶黄叔分享的文字,心中难免感触万千。有时候我们真的变得物质了,哪怕是感情,我们都更加着重于去得到而不再是付出了。一切都变得更加世俗。过程的浪漫才会是真正的浪漫。此刻希望看到这些文字的朋友能和我一起停下来问问自己,有多久没有那种初恋般的感觉了。这种感觉不一定要来自于恋人之间,也可以来自于自己跟自己。那是一种亲切、一种自在、一种释然。我想我们或多或少过去都有过这样的感觉,只是现在我们的心变得迟钝了,也蒙上了一层太厚的灰。
一直都很羡慕上一辈人,羡慕更加之前的人,那是虽然经济发展有限,但是也就因为没有物质的侵袭,才得以保持了一份做人的纯真。当然也知道他们也有自己的难处。我向往一份纯真,也渴望遇见更多纯真的人。不用那样的累。考完试专业的同学聚餐,很多人说到了佩服自己,内心知道这当中绝大部分是带有一份客套的。可能自己确实也得到了很多本来不属于这个年龄阶段的东西,所以新奇和陌生给他们带来了距离,也带来了一种敬畏。不管在什么场合能够游刃有余,但是都希望自己不要忘记了现在和曾经的纯真。
有时候自己也略带神经质,疯疯癫癫,偶尔也有朋友因为各种原因陪着自己闹闹,只是这种闹都开始渐行渐远了。我们可以回味过去,但更应该知道,人生不同的阶段都是有不同的幸福感觉的。年轻有年轻的好,难道年长就没有了?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只能用日志这种方式祭奠正在快速逝去的青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