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本来很简单

生活本来很简单,饿了吃、困了睡、开心了笑、难受了哭然后我们接触到了很多外面的东西和一些普世价值观,似乎就不那么开心了。
我们变得不但要吃好,还要比别人吃得好,甚至有时候为了这些在善恶间徘徊,自己也经常在接受善恶的考验,一不留神差点铸成大错;
我们不能放肆笑,这是轻浮;
也不能痛快哭,这是懦弱。。
尽管如此,还是从心底里觉得,吃到贴心食物、开怀大笑、真情流露的哭或不哭,都是值得认可的。如果能一起分享美食、分享苦乐就更好了,没有什么比这更值得庆幸的事情了。
然而,这并不是一种消极避世,我们把简单的法则赋予生活之后,反而可以有更多的精力来专注付出,来认知世间道理,来探索万物规律。
我们的乐趣来源于生而为人的各种体验,从一个更高层面而言,我们也有生而为人的责任,要保持物种的先进性,本身就必须不断求索,在未知的未来,没有人知道我们真正的竞争对手在哪儿。是身边的你我,还是远方的他国,还是遥远的另一物种?


在解决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内部也需要一套公平、公正的法则来维持秩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