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化一匹野马最好的方式

我们会有很多求之而难得的事物,冲动的感情、心动的人儿、不可掌握的事态、难以琢磨的未来,这一切就像一匹匹野马充斥着生活,我们自己或曾是匹放荡不羁的野马,可能也正还是一匹驰骋天地的良驹。更多的可能已经被生活驯化成了即使仍有不甘,但却也心平气和的我们。 

如果我们不知道自己曾驰骋不羁,那倒也无妨,吃着喂来的青草,虽无法和草原相比,却也够温饱了。只是若我们记得自己的初衷和根源,又怎会甘心于弹丸之地的马槽。千百年前的那声“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是对时代、环境的呼喊质疑,更是对自己内心的呼唤,唤醒沉睡已久的灵魂,唤醒内心最真实的渴望。 

周末两天利用闲暇的时间在补读《从01:开启商业与未来的秘密》,中间蒂尔对“竞争”独特深入的见解让自己茅塞顿开,豁然开朗。今天我们的生活充斥着竞争,可似乎,没有多少人深入的思考过竞争是为了什么;竞争是让我们变得更加优秀、专注了,还是分心、浮躁了。 

在我看来,竞争大多时候就像是极小的那一撮人给我们喂食的青草,以此来驯化我们。也像古时斗兽场里,拼命搏杀的“勇士”,因为看台上的财主、统治者塑造了一个不是你死就是他亡的游戏规则,一旦误入他们的圈套,就很难自拔。久而久之,甚至忘记了反抗统治者的压迫的奴役,却只练就了杀死同样悲哀的野兽的技能。当统治者为这样的技能稍有奖赏与荣誉的时候,所谓的勇士还沾沾自喜,这不过是另一种谄媚罢了!又有何。那时,最勇猛的斗士也不过是一匹温顺的不足为道的家马。 

点破问题的金句,往往简洁,却一针见血。不知道你觉得驯化一匹野马最好的方式是什么,但是在《凡尔赛》里路易十四给出的答案是“让他同驯化了的马匹一起吃草”,不得不被这位年轻的君主有如此深刻的认识而感到折服。 


以上。 
——20170611

评论